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十章 翻手为云

时间:2018-06-12
在靠近无忧宫的王公贵族居住区内一座大臣的府第里面,叶天龙见到了一直深居简出的神殿二司神。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年过五旬的二司神,看上去却比三司神还要年轻许多。如果不是三司神的亲口介绍,叶天龙还以为这个身材修长,体形完美,相貌俊朗的男人只是神殿中年轻的一代神职人员。
  「久仰叶天龙大人的盛名,今日得见,真是名不虚传!」二司神十分热情的向叶天龙伸出了双手,和叶天龙行了一个握手之礼。
  「惭愧,今天如果不是三司神大人的拔刀相助,我可是小命难保了。」叶天龙连忙谦声说道:「倒是小将久仰二司神大人的大名,可惜一直没有机会相识。今日得蒙相救,实为三生有幸。」
  「哪里,叶天龙大人武技盖世,区区尤那亚的走狗之流,何以能够抵挡大人的虎威?」二司神说着,拉住叶天龙的手,将他请到自己身边的位子上坐下来。
  三司神和鲁图先也分别在两边的位子上落座,两个服侍的神职人员送上茶水,退出去的时候将房间的门轻轻带了上去,房间里面便只剩下了他们五个人。
  「请问两位司神大人,你们是怎么知道小将来到艾司尼亚的?」
  叶天龙难以忍受心中的疑问,率先发话了。老实说,现在他是真正体会到神殿的力量了,居然把据点设在了大臣的府第,而且看情况,这座府第还是深得尤那亚信任的一位大臣的。
  二司神和三司神相互望了一眼,脸上同时露出了莫测高深的笑容。
  「叶天龙大人,这是我们神殿的一个秘密。」二司神望着叶天龙说道:「我们不但知道你来到了艾司尼亚,而且还知道你的藏身之处。」
  叶天龙的心头微微一震,如果真如二司神所说的,那么神殿的力量委实惊人。知道自己来艾司尼亚,已经非常厉害了,还知道自己的藏身之处,这问题可就真的很大了。
  「我们真的很佩服,叶天龙大人居然能够利用如姬小姐的队伍混入艾司尼亚。」
  看到叶天龙脸上那一丝不相信的神情,三司神含笑说道。
  「我想无忧宫中的那一把大火,也应该是叶天龙大人的杰作吧?」
  至此,叶天龙不得不相信神殿的神通广大,居然将自己的行动说得如此清楚。
  他不禁苦笑一声,道:「既然两位司神都已经知道小将的行蹤,又何必要通过鲁图先来找我呢?」
  「因为我们不想引起叶天龙大人的误会。」二司神的脸上挂着诚挚的笑意:「照着规矩办事,以表示我们的诚意,免得坏了我们两家合作的大好事情。」
  「合作?」叶天龙望着二司神的眼睛:「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想和叶天龙大人一起携手,共同将尤那亚赶出艾司尼亚。」二司神的眼中冷电一闪:「绝不能让尤那亚这种人登上法斯特的皇位!」
  「我们一起?」叶天龙的视线微微一收缩。
  「不错,我们一起!」三司神加强语气道:「不然的话,等到尤那亚正式登基为皇,我想叶天龙大人你将会发现法斯特没有你容身之地!」
  「应该是你们神殿的日子更加不好过了吧?」叶天龙毫不客气的望着二司神。
  神殿的两位司神同时脸色微变,但出乎叶天龙的意料,他们并没有因此发火,二司神缓缓点头,十分平静的说道:「叶天龙大人说的很对,我们神殿也将面临更加困难的日子。不过,我想叶天龙大人你的日子比我们更加难过的。这一点,从今天的事件中就可以看出来了。」
  「我们有什么名义吗?」叶天龙苦笑了一声,正色说道:「尤那亚不管怎么说也是法斯特正式的继承人,我们这样做的话,就是叛乱!」
  「不对。」二司神突然冷笑了一声,道:「尤那亚他也不过是将伊春赶走之后才佔有艾司尼亚的,他又没有先帝安德列三世的正式指定。充其量,我们也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如果等到他正式登基为皇,名分一定,倒是变得麻烦了。」
  「可是我们这样做的话,难道将皇位让给伊春吗?」叶天龙的眼睛紧紧吸住二司神的视线:「我记得你们神殿是一向支持伊春的。对于我来说,吉里曼斯掌权和尤那亚掌权,都是一样没有差别的。」
  「不,你错了。」二司神立刻说道:「支持伊春和吉里曼斯的只是大司神他们一派的人马,而这些热心的人士早已在神殿被毁的时候升天了。我们才不会像他们这么笨,和吉里曼斯这样的人联手。」
  「那你们是……」叶天龙的心中一阵急速转动,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但他要让这两个司神亲口说出来。同时,他的心中也暗暗感到惊讶,传说中的二司神是不问事务,一心修炼的神职人员,但现在看来,还是他最厉害了。
  「不要忘记了先皇还有一个继承人,我们可以将倩公主推上法斯特的皇位!」
  果然,三司神终于道出了他们的想法。霎时间,叶天龙和鲁图先的眼睛同时大亮起来。
  缓缓吐了一口气,叶天龙突然笑起来,道:「想法很好,但是有一点,现在的艾司尼亚是被尤那亚的军队控制着,我们靠什么来赶走尤那亚?我的部队还在青州和云阳人交战,难道是我们几个人站出来大叫几声,尤那亚就会跑掉吗?」
  「这一点你不用担心。」二司神的眼中闪过一丝火热的神色:「尤那亚的部队已经离开艾司尼亚前去迎战北方军团的赵四公子,现在艾司尼亚只剩下不到六万的城卫军。」
  「不到六万?」叶天龙不禁微微一笑,道:「六千的城卫军就可以把我们全部杀死了。说不定,现在艾司尼亚的街头就已经布满了城卫军士兵,我们几个一露面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叶天龙大人,你还是低估了我们神殿的力量。」
  二司神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他的脸上涌起了豪情万丈,一双眼睛里面更是精光闪闪。这种威势尽现的模样落入叶天龙的眼中,令他心中暗暗生凛。
  「不要忘记了,所有的城卫军士兵都曾经在神殿学习过,而且尤那亚的部队在攻佔艾司尼亚之后,和城卫军又产生了极大的不和。可以说,大部分的城卫军士兵对尤那亚都没有好感,所以,我们在暗中已经掌握了其中的一部分。」
  「只要倩公主殿下和叶天龙大人登高一呼,一定会从者如云,城卫军将士都会乐意为公主殿下效力的。」三司神在一边补充道:「而且,叶天龙大人本来就是一手掌握艾司尼亚城卫军兵权的东督,指挥城卫军拨乱反正,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叶天龙默然不语,半晌之后,他猛的抬起头来,望着正目光炯炯注视着自己的两个司神,沉声说道:「给我三天的时间,让我说服倩公主!」
  「非常好!」二司神的眼中闪过兴奋之色,他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奇怪的微笑对叶天龙说道:「以叶天龙大人和倩公主殿下的交情,相信一定可以说服倩公主殿下的。何况,这次倩公主殿下她也是被叶天龙大人从尤那亚的软禁中解救出来,就算冲着叶天龙大人这一份不远千里前来营救的情意,倩公主殿下也一定会听从叶天龙大人的安排。」
  「这个老狐狸!」叶天龙的心中暗暗骂了一声,看二司神将自己和倩公主之间的事情了解得这么清楚,真不知道神殿这两个司神到底还知道些什么东西。
  「那么,我们就等候三天之后的好消息了。」二司神走到叶天龙的跟前,表情严肃的伸出手:「希望我们能够真诚合作,拯救法斯特帝国于危难之中。」
  「小将一定会为法斯特帝国效忠尽力!」叶天龙也站了起来,伸出手有力的握住二司神的手:「而神殿为帝国所尽之力,也一定会被倩公主牢记在心的!」
  二司神和三司神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同时哈哈大笑起来,显得心情非常愉快。
  但叶天龙却能够在笑声之中听出一丝尖锐的感觉来。他也知道,在这件事情上面,大家都是在相互利用而已。神殿需要一个军方的实力人物出面,而叶天龙的出现则刚好给了他们一个机会。
  「想见一下我们的圣女大祭司吗?有了她的祈祷和祝福,叶天龙大人一定会心想事成的。」
  没有等叶天龙再多想一些,二司神突然转换了一个话题。这也表示他们这次的会谈已经告一段落。
  穿过数重屋宇,二司神带着叶天龙到了一处坚实厚重的石门前面。虽然附近没有看到一个神殿的人员,但叶天龙却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附近的空间流动着一个奇怪的魔法力场。不愧是神殿圣女大祭司所在之地,具有非常强的防卫能力。
  向叶天龙做了一个推门而入的手势,在他不解的目光之中,二司神微笑着告辞离去了。
  「到底这个神殿圣女大祭司会是什么样的人物呢?」
  愣了一下,叶天龙缓缓的伸出手去推门,同时心中暗暗思忖。这个二司神突然提出让他来见见神殿刚刚推选出来的圣女大祭司,到底是有什么样的目的?
  现在想来能够出任神殿最高级职位的女人,应该是修行多时,魔力高深的,说不定已经七老八老,是个鸡皮鹤髮的老太婆了。但叶天龙还是颇为心动,想见一见这位神殿最高级的人物。
  石门并没有想像中的沉重,叶天龙几乎没有费多少力气便推开了。门轴轻微的摩擦声中,光线在房间的入口处画出了一个梯形的亮斑。里面居然是一个四边往当中收束的通道,在比入口处高出大半个身子,被两座银灯照亮的通道的尽头处可以看到里面有一个白色的背影。
  「把门关起来。」
  从通道的尽头里面传来了一个柔和中带着威严的女子嗓音,听在叶天龙的耳朵里面,却有着几分熟悉的感觉。
  「这声音是……」叶天龙一边在脑海中急速寻找与之匹配的女人,一边反手将石门关闭,然后沿着通道向前行。
  到了通道的尽头,前面的视线豁然开朗,这是一个高大的空间,两边的石壁上各有一排精美的大型银灯,银灯之间立着法斯特神殿所祭祀的许多神明的雕像,正前方则是一个巨大的战神雕像。在战神脚下有一个足有一人高的祭坛,里面正燃烧着桔黄色的火焰。
  背对着叶天龙,跪坐在祭坛前面的圣女大祭司身穿一件洁白的细麻布神袍,巨大的下摆铺在地上,覆盖了近七尺的地面,有如洁白无瑕的荷花绽开在黑色花岗岩的地面。
  朱红色的宽腰带紧紧束住了她不堪一握的腰肢,更加显示出她挺拔的秀背和曼妙的上半身曲线。
  无领的设计使得她那有如天鹅般秀美优雅的粉颈立刻成为叶天龙瞩目的焦点。
  满头的秀髮高高的梳起,在头顶位置结成高髻,用一根朱红色的长簪固定,两边的鬓角处各留下了一绺垂肩的黑髮。简洁明快,而又不失高贵典雅,光看背影就让人赏心悦目。
  但好色的男人可不是容易满足的,而且对于叶天龙来说,眼前的圣女大祭司又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更是让他急于看到其庐山真面目。
  没有等到叶天龙走到前面,这个圣女大祭司已经十分自然的轻轻转过身来,面向叶天龙莲口微张,鸾音轻吐:「叶天龙大人,好久不见!」
  叶天龙的身子微微一震。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圣女大祭司固然是清丽秀美,气质迫人,但真正令他惊讶的是,无论是眉眼,还是口鼻,毫无疑问就是左兰心。
  「左兰心小姐,真的是你吗?」
  听到叶天龙不肯定的语气,左兰心的秀脸上升起一丝淡淡的笑容。
  「叶天龙大人,让您吃惊了吧?对不起,我一直都没有和您说实话。其实我本来是神殿的一个见习圣女,神殿出事之后,大部分的圣女都遇难了,所以他们才把我推举为圣女大祭司的。」
  「你没有事情就好!」叶天龙摇摇头,颇为高兴的说道:「当听到艾司尼亚的神殿被尤那亚摧毁的消息,我们大家都为你担心。」
  「多谢大人的记挂。」左兰心轻轻的说道:「我哥哥他怎么样?」
  「他一切都好。」叶天龙走到左兰心的跟前,也在她的面前坐下来,望着她的秀目道:「你为什么不说一声就突然失蹤呢?虽然没有说,但你哥哥其实一直在为你担心。」
  左兰心的眼中神情複杂,半晌之后,才轻轻说道:「当时情况紧急,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啊……」
  沈雄的直属卫队是在丽蝶遇刺不久便赶到现场的,这一枝由一千名精锐骑兵组成的军队到达将军府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将云飞手下那三百名士兵全部扣押起来。
  正在为丽蝶遇害而悲痛欲绝的云飞根本来不及有什么反应,数把利剑已经指在了他的身上。
  「云飞,你好大的胆子!」满脸悲愤之色的沈雄走到了云飞的跟前,咬牙切齿的说道。
  「沈雄,你想干什么?」云飞一愣,怒视着沈雄:「这件事是你主谋的吧?」
  「笑话!」沈雄森森的说道:「人是你带来的,现在还敢倒打一耙?」
  「你……」云飞怒极反笑,大声说道:「果然是好心机,怪不得你突然会这么好心,告诉我要保护好丽蝶小姐……」
  云飞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沈雄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寒光一闪,一把细长的利剑抵在了云飞的喉咙处,沈雄的脸上泛起一丝冷酷的杀机,缓缓的说道:「忘恩负义的家伙,当初是谁把你推荐上来的?即使我现在一剑杀了你,也不会有人为你掉一滴眼泪的,因为这个杀手是从你的手下卫队中冲出来的,至少你就有了同谋的嫌疑。」
  说到这里,沈雄的长剑微微一抖,锋利的剑尖在云飞的喉咙处留下了一道细细的伤口,一丝血痕立刻渗出。
  「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在这里把你杀掉的。」沈雄闪电般的收回长剑:「我要把你带到诸位将军的面前,让他们来审判你,还要把你的同谋都挖出来!」
  云飞的心中微微一寒,沈雄的这一招委实毒辣,非但是可以从丽蝶的手中夺到凤舞军团的兵权,也可以把自己以及一些看不顺眼的将军一起除掉。
  新任副军团长丽蝶在返回将军府的途中被刺杀的消息很快便传了出去,凤舞军团的众多将领纷纷赶来。
  在法斯特帝国风雨飘摇的动荡时刻,像凤舞军团这样一支强大的部队身上居然发生这样的事情,令这些将领无不极度震惊。
  望湖城的将军府中,凤舞军团的将领济济一堂。
  沈雄便在群情激愤的众将领面前提出了对云飞的控告,虽然有部分将领感觉到其中还有不少值得注意的地方,但大多数的将领都纷纷要求立刻採取行动,清理军团内部的敌人。
  而现在凤舞军团的副军团长丽蝶遇刺,身为凤舞军团头号大将,沈雄自然成为众将领注目的人物,何况法斯特军中从来就有在战场上长官身亡,次官接替指挥的规定,目前这种情况下,沈雄理所当然的坐上了凤舞军团的第一把椅子。
  云飞几乎连为自己辩解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沈雄以目前情况紧急,必须要当机立断,採取雷霆手段为由,判定为杀手的同谋,免去一切职位,打入大牢,等候查清其他同谋之后,一起处决。
  随后举行的会议上,沈雄下令出动整个凤舞军团封锁大湖地区,追查兇手。
  根据兇手临走时留下的那一句话,就可以知道这次的杀手是暗杀界中最神秘的两个男女,月影和雷豹,据说神秘莫测的他们每一次的行动都没有失败过。
  有人说他们是夫妻,有人说他们是兄妹,但好像从来没有人真正见到过他们的真实相貌。
  半夜的时候,尤那亚的特使重新出现在凤舞军团的将领面前,他先是对丽蝶的遇刺表示深深的遗憾和伤心,然后便代表尤那亚承认了沈雄对凤舞军团的统帅。
  随后,沈雄向众将领宣布了尤那亚的命令,凤舞军团立刻出发,经过禹州之后,向北方军团控制下的并州发动攻势。
  「军部的命令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沈雄一手按在桌子上,威势惊人的说道:「我想大家都知道这是我们凤舞军团再次证明自己实力的时候,也是诸位大展身手的好机会!」
  「那么大湖地区怎么办?」在不少将领兴奋的交谈声中,一个沉稳的嗓音冒了出来。
  沈雄不用看便知道这嗓音的主人是万骑长石旭光,一个深得于凤舞和丽蝶赏识的中年将领,虽然他的武技并不出色,但在指挥和智谋方面却是极为出色的。
  「大湖地区由禹州的士兵接手。」沈雄轻描淡写的挥挥手:「我们凤舞军团本来就是一个野战军团,老是驻守一个地方,实在是大材小用。」
  「可是这和丽蝶大人制定的战略不同啊!」石旭光想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们凤舞军团要防备的可是亚素和武安,他们禹州的士兵能够守住大湖地区吗?」
  「石旭光将军,现在是我制定军团的战略。」沈雄的脸色微微一沉:「而且丽蝶大人是因为对亚素兽人的仇恨,所以一直不断待在大湖地区攻击亚素,其实现在亚素和武安哪里有力量来攻打我们法斯特呢?」
  石旭光的嘴角微微动了两下,便不再说话了。见到沈雄这样的架势,原本几个想发表意见的将领也将自己的话嚥回到肚子里面去了。
  「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么我们就这样决定了。」沈雄满意的点点头,向身边的特使说道:「请特使大人回去向尤那亚殿下稟报,凤舞军团将全力以赴完成殿下交付的使命。」
  「慢着,我有不同的意见!」满脸笑容的特使还没有回话,就听到门外传来一个女子清脆响亮的嗓音。
  接着,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了。
  出现在凤舞军团众将领面前的是一身戎装的丽蝶,清丽的脸庞冷若冰霜,纯白色衣甲包裹的她就像是寒冬腊月盛开白梅,令人心生激赏和敬佩之情。
  在丽蝶的身后,是艾璃等十来个金凤卫。
  「丽蝶大人……」几乎所有的凤舞军团将领都站起来。虽然他们经历过无数的风浪,但一个亲眼所见失去生命的人居然再次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也不由得他们一时目瞪口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沈雄,他大喝一声,鬚髮皆张:「你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冒充丽蝶大人?」
  「你瞎了眼吗?」艾璃毫不客气的说道:「站在你眼前的明明就是丽蝶小姐,你还不敢承认!」她身后的几个金凤卫早已拔出剑,气氛顿时变得更加紧张。
  丽蝶轻轻的摇摇头,走向了沈雄。冷艳的气质、酷烈的眼神,无不令在场的凤舞军团将领心神一震,眼前无疑便是那个被凤舞军团将士暗地里称之为冰山美人的副军团长。
  沈雄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但很快便变得更加强硬起来。
  他挺起了胸膛,冷冷地望着丽蝶,浑然不顾金凤卫手中数把指着自己的长剑。
  一边的特使此刻已经恢复了镇定,突然含笑说道:「丽蝶大人,逢凶化吉,真是法斯特之幸。不过,我看沈雄将军也是为了……」
  「特使大人,您真的是好忙啊!」丽蝶冷冷的打断了特使的话:「一天之内,来来往往的,一定很累吧?」
  特使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他似乎还想再努力的说些什么,但是被丽蝶那冷冽的视线一扫,顿时将下面的话吞了回去。
  「沈雄将军,你的想法我已经了解,但驻守大湖地区的整个想法,是于凤舞元帅当初制定的。不管如何,大湖地区都不能放弃的!」
  丽蝶的视线缓缓扫过在场的众将领,听到一手创立凤舞军团的于凤舞的名字,所有将领均是神情一紧,因为美女战神已经在他们心目中成为不可动摇的存在。
  沈雄苦笑了一声,丽蝶抬出于凤舞的名字,的确是他最大的弱点。
  「虽然我不想于凤舞元帅一手创立的凤舞军团分裂,但是现在的局势你们大家都很清楚了,我给你们大家选择的自由,愿意继续留在大湖接受指挥的,全都给我回自己的冈位去。以后再有什么二心的话,别怪我军法从事。」
  接着,丽蝶的语气一软,挥手道:「至于谁想听从军部调令,也请自便,我绝不会阻拦的。」说到这里,她眼中的光芒闪动:「就算是你们都离开了,我也会把凤舞军团保留下来,因为这是我对于凤舞元帅的承诺!」
  坚定不移的神态令在场所有的将领心神震撼,石旭光第一个叫起来:「哪个混蛋想搞分裂,我们绝不放过他!」
  「对!」几乎所有的将领都叫起来,形势陡转,此刻他们心目中,已经将丽蝶视为于凤舞的继承人。就连沈雄和他那一系的将领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事到如今,我也只好明说了。」特使的话令会场一下子变得安静起来:「其实这一次的刺杀行动,是由沈雄将军策划的,因为他想接手凤舞军团!」
  有如晴天霹雳,沈雄和他那一系的将领无不脸色大变,没有想到尤那亚的特使会来这一手,把他们全部都推上了绝路。
  所有的将领都把目光投向了丽蝶,会场的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胡说八道!」丽蝶突然冷笑了一声:「挑拨离间的小人,给我抓起来!」
  此言一出,所有的凤舞军团将领都暗暗鬆了一口气,其实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沈雄的确有做反的嫌疑,但如果现在马上办他的话,铁定会造成凤舞军团的分裂。
  眼看就要流血的局面,居然一下子被丽蝶扳了回来,现在的他们对于丽蝶,已经是心悦诚服。
  「叶天龙大人,您一定要帮助我!」
  想起左兰心这个新任圣女大祭司的软语和充满希望的眼神,叶天龙的心中满是强大的信心,现在的法斯特帝国,已经为他打开了另外一扇充满诱惑的大门。
  他相信凭着自己的力量,能够推开这一扇大门,去收穫里面的丰盛果实。
  抬起头来,望着星光点点的夜空,叶天龙的脑海中突然闪过这样一个近乎疯狂的念头。
  他要是把整个美丽夜空下的土地都掌握在手中,那会是什么样的一个场面呢?
  「如果能够让这个夜空下的人们都做同样一件事情,那一定会非常有趣的!」
  想到这里,叶天龙的脸上露出了轻鬆和期待的笑容,开始加快速度,飞越艾司尼亚的大街小巷,往自己的住处飞驰,在那里,玉珠她们一定等得心慌意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