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汉中新闻资讯 > 汉中新闻 >

受疫情影响,2020刻骨铭心的一次冬鳌穿越!_户外

2020-03-16  来源:  作者:频道管理员

鳌太这条线17年就想走了,看了很多帖子,了解了这条线的危险性,一直心存敬畏,深埋心底,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去走,当时也就想走个夏鳌,找个好天气去走一次,了却心愿!


直到19年中秋节群里几个铁杆驴友约起去走鳌太,当时心里痒痒的,但一查天气阴雨绵绵,于是放弃了…

大概是在19年12月份中旬,在一个户外群里有人聊起冬鳌,并怂恿我去走,这才又吊起了我的胃口来,刚好有一个队伍元旦要去走,组织人是蚊子,于是蚊子加了我,聊了元旦走冬鳌的事宜,我说我考虑三天给答复,三天后,我觉得自己装备没准备好,体能方面也有好久没运动没走线了,所以很无奈的回绝了


本以为就这样结束了,没想到蚊子又说,由于他19年本命年,所以他也只好退出,他想挪到春节去走,刚好上海这边还有一个驴友也想春节去走,我马上又燃起了希望,我说好啊!于是蚊子另外建了个春节鳌太群,很快群成员从原先的三个人,一下子增加到了14人,不过最终定下来确定去的只有8人,我们这八人组合几乎都是素未谋面的陌生驴友,只有精彩哥和夜半歌声两个人好像比较熟,至少他俩之前是走过线的,其他人几乎都没见过面,没走过线(或许蚊子和鲤鱼之前也认识,因为他们在冬鳌好像很熟),而我,和群里的大神一个都不熟,都没见过…说实话,第一次加入一个陌生队伍,竟然有些期待

就这样,大家三天两头在群里天南海北的聊天,讨论冬鳌要带的装备,查天气,各种风险应对等等…土豆表示要跟我搭伙混账,虽是这么说,但毕竟我们不认识,彼此还是带足了单枪匹马的装备!我们约定天气太恶劣我们就搭伙,天气好就各自起火各自搭帐篷!


时间过得很快,离出发冬鳌越来越近了,我的装备也基本准备就绪,我们定的集合时间是1月23号西安集合,下午1点包车前往秀才家

由于过年走冬鳌没法陪家人,我决定1月16日从上海先回湖北阳新陪伴家人几天,再从武汉转车到西安,就是这个决定,造成了一些小麻烦,回到老家就开始着手帮忙准备年货,包饺子,包芋头圆等等,1月20号晚开始装包,检查装备,21号一大早被妈妈逼着去送了个礼,下午四点50要坐动车到武汉转车(全程戴口罩),我四点才回到家,时间非常紧凑,还好火车站离我家近,到火车站发现登山鞋没带,弟媳帮我回去拿,没想到鞋子拿错了,又回去换一次,出门不太顺,差点没赶上去武汉的动车…

到西安买的票是22号早上8点的,所以在武汉住了一晚,晚上去迪卡侬补了点装备,这时群里的鲤鱼@我,说在武汉转车很危险,因为此时各种新闻报道出疫情已经人传人了,还是有点紧张,群里队友开玩笑的说要隔离我,我当时也就听听,没当回事…

第一天赶火车我凌晨四点就醒了,一直睡不着,纠结着要不要去呢,毕竟我在武汉转车,确实会给群里人带来心理负担,我开始犹豫了,有些退缩了,可是我转念一想,万一大家没往这方面想呢,会觉得我太容易变卦了,订好的行程说变就变,这样出尔反尔真的很不好,再说我准备了这么久,满怀期待的去走这条线,实在不想放弃,于是我磨磨蹭蹭的思想挣扎到踩点出发到火车站,心想如果赶不上车就不去了吧,结果还是赶上了,而且车子还晚点了半小时,时间绰绰有余…

顺利上车,晚上八点多到达西安,来到订好的布丁酒店,测体温领卡进房间,不到几分钟酒店来电话让我下去,结果是让我退房,湖北人不让住!我跟他们讲道理后,勉强让我住了,安顿好后群里喊上铁镐哥去吃晚饭,我们走了差不多一小时才找到他推荐的那家魏家凉皮,吃完回到酒店已经十一点多点,赶紧收拾下洗洗睡了

第二天早上其它四个队友也都陆续到了,我们简单补了点物资,吃完早餐,整理好装备,然后事先叫好的车直接来酒店接上我们,我和鲤鱼、蚊子、土豆一辆车,小周、铁镐哥、夜半歌声一辆车,我们四个人提前两小时到达秀才家,我们稍作休息,准备做晚餐,做好了他们三个也就到了,刚好吃饭,土豆很勤快,抢着做饭,不得不说,真的是居家好男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我和蚊子偶尔打打下手,洗洗菜切切菜,大概五点20左右,饭菜都做好了,不一会他们三个也都到了,五点50开饭!铁镐哥从西安带了瓶太白酒,我们一人喝了点,说是防病毒


队友介绍(八人组成的冬鳌队):

1、蚊子:户外俱乐部领队,走过好多线,去过很多地方,最少走过三次夏鳌,听说很厉害!


2、鲤鱼:户外俱乐部领队,也是走过很多户外线路,走过一次夏鳌,据说也是很厉害的大神!


3、土豆:户外俱乐部领队,体能相当好,背负厉害!走过一次夏鳌!据说很厉害!确实厉害!!


4、精彩哥:具体不详,据说很牛X,走过六次夏鳌,体能惊人!飞毛腿!


5、小周:户外爱好者,出发前一个月走冬鳌下撤了!这次来了却心愿!


6、夜半歌声:跟精彩哥一样厉害,也走过鳌太,具体几次我忘了???? ,很神秘的样子,我们队伍他和精彩哥是第一批出山的????


7、铁镐哥:俱乐部创始人,很厉害,经验相当丰富,走过无数户外线路,资深户外玩家,走过太白南北线


8、云霄(我本人):户外俱乐部领队,户外发烧友,走过好多线,第一次走鳌太。

酒足饭饱后,大家在客厅里烤火,闲聊,喝茶,拍合影,晚上八点多大家就陆续上楼回到房间了,又接着喝茶,聊天…

我开始整理装备,发现我的雪套没带,在老家刷了下晾着忘了装包,真是要命吧,据说冬鳌雪套很重要,我纠结了半天,终于硬着头皮跟大家说,我可能走不了了,我雪套没带,他们听了后都在帮我想办法,铁镐哥干脆说,把他的雪套给我,我当然不会要,后来我去楼下找秀才,秀才不在,她老婆得知我没雪套,帮我找了好半天,才找到一对破损的雪套将就着用,雪套的问题算是解决了…

晚上我睡在床上又开始纠结,因为我元旦走大五台穿得少受寒了,感冒一直断断续续没有好,这会还在感冒咳嗽,我都不敢咳嗽,怕他们以为我感染了病毒,其实就是感冒,真的很怕增加大家的心理负担,再加上我自己群里的铁杆驴友都劝我不要走,因为第一我感冒了肯定状态不太好,而且怕感冒加重在山顶得肺水肿,前几年就有个领队因为感冒走鳌太得肺水肿挂掉了!第二跟一群不认识的驴友一起走这么危险的线不太保险,第三还没有雪套…我脑子里一直萦绕着这些问题,也在想,万一在山上感冒加重,造成肺水肿死在鳌太那就太丢人了…算了,我还是退出吧,下次再来走,山一直在那里!

1月24日除夕夜早上,我五点就起床了,推开门一看,外面依然在下雪,洗漱完毕,六点开始吃早饭,准备跟大家说我要退出的决定,没好意思说出口,吃完早饭准备出发了我终于说出了我的决定,我说我不走了,小周马上接到,又怎么了啊,雪套不是有了嘛,他们都很惊讶,我说,我其实感冒了还没好,怕拖你们后腿,又怕你们以为我感染了病毒…我真的是迫不得已????…他们其中几个都说,这有啥啊,我前几天还闪了腰呢,还贴着膏药,小周也说,小感冒而已…蚊子马上说不要劝,让她自己决定,最后大家都不说话了,他们都起包走了,铁镐哥说实在不行,你先走一天试试,到时候状态不好在下来也不迟,我觉得也是,那就先走一天试试,于是我也背着包跟着了,铁镐哥一直在后面跟我说话…

唉,走这么多线,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出这么多状况,还赶上疫情,又感冒了,所以上山前才这么纠结,这么怂,这哪像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我哦


早上大概6点40分,天还没亮,温度零下3℃,雪还在下,七个人的队伍正式从秀才家出发,还有一个精彩哥说晚点来追我们,他还没到秀才家…


我们一路闷头走,小心翼翼的经过检查站,天慢慢的亮了,开始慢慢爬升,7点35开始进林子,上一个陡坡,雪很深,很滑,我们几个陆续艰难的爬上去了,接下来的路比较平缓,都是在林子里走,经过了好几个警示牌,这时候由于土豆背了年夜饭的食材,走得比较慢,大家开始在等他,然后蚊子和小周帮忙换着背年夜饭的食材,我们整个队伍,除了我和土豆背负超过50多斤,其余队伍的背负都控制在了30多斤,所以越到下午行进速度拉开了点距离,开始我还走在前面的,中午过后我又饿又渴加上感冒,雪越下越大,我开始停下来吃东西喝水,休息了十几分钟,然后我就一个人在后面慢慢走,到了下午3点的时候,我在距离盆景园不远处看到了小周,他背着年夜饭食材走得也不轻松,我一边走一边等他,突然,我俩听到后面有声音,回头一看,是另一个队友精彩哥追上来了,不愧是走过六次鳌太的大神,晚了我们两小时上山,这么快就追上我们,真是厉害!不一会,我们就到了盆景园营地,时间是3点22,他们几个正在搭帐篷,看来也就比我们早了一点点哈!????


我们也赶紧搭起帐篷,准备做饭,土豆和蚊子已经在张罗着煮火锅了,说是年夜饭,不一会两锅火锅就煮好了,喊上大家一起来吃,精彩哥把他的高压锅香肠饭也贡献了出来,我也拿了一袋腊肠放进火锅里煮,还有年糕、土豆、青菜、香干…年夜饭也算得上比较丰盛啦,大家围在一起吃起年夜饭来,好不热闹,吃得也是津津有味,可惜铁镐哥在帐篷里不肯出来,没跟我们一起吃年饭,他说鞋子湿了,太冷了,就不出来了…


吃饱喝足后,我回到了帐篷里,他们几个男生还在外面唱歌,拍照…真是好雅兴呐!


我回到帐篷里准备烧水,结果发现昨天蚊子给我的打火机是坏的,怎么也打不着,因为离出发半个月前我就在网上看防风打火机,在群里问大家买哪种好,蚊子说就在秀才家小卖部买滑轮打火机就好,当天到秀才家,蚊子买了五个,一人分了一个,没想到给我那个是坏的 ,怪我当时没有试,太疏忽了,也怪自己没有提前准备,没有多准备两个,出发前太匆忙把这事忘了,无奈,我只好向铁镐哥借了盒火柴,好不容易点着了,烧了点热水,晚上七点多我出帐篷去方便,拍了晚霞,外面一个人都没有,都进帐篷了,铁镐哥直接打起了呼噜,不一会儿,我也进帐篷了,还好,这一夜没什么风,但是我却一直睡不着,我一直在纠结着要不要下撤,这一天也试过了,因为感冒没好状态不是很好,再加上没有打火机了,一旦落单就要命了…

想着想着慢慢地睡着了,第二天一早又接着想,经过剧烈的思想斗争,决定还是走吧,不撤了,感觉除了有点咳嗽外,状态还行…


1月25日早上七点多起床烧水做早餐,吃完早餐,拍拍日出,拍拍风景,人物,营地…八点开始拔营,穿鞋子,登山鞋已经冻成冰块,死活穿不进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穿进去,穿鞋子最少耗费了20分钟(走这种温度低的线最好穿大一码的鞋子,因为我不喜欢穿买大一码的登山鞋,所以冬鳌很吃亏???? )


快九点的时候,其他六个队员都起包出发了,我和土豆由于背得重,东西多,比其他队友相对慢些,我们整理好后,九点半才从营地出发,土豆突然对我说,从今晚开始我们搭伙吧,搭两个帐篷也麻烦,我说好啊,走了几百米就到了白起庙,小音响还放着佛教的经文,继续往前走,经过两颗树,像一个门一样,土豆说这是地狱之门,拍照打个卡,一路向前,雪很深,雪坑无数,走起来很费体能,到了十二点,我们看到了佛光,我俩都很兴奋,开始拍照拍视频,拍完后又继续赶路,12点20到达新导航架,我们在这里停下来吃午餐,打卡拍照拍视频,土豆很兴奋,拿出国旗蹦蹦跳跳的拍个不停,前面不远处迎面走来一支8-10人的队伍,他们是轻装的,我们休息了片刻继续向前,跟他们擦肩而过,因为疫情大家都没有打招呼,不过最后的一男一女两个驴友很热情的迎上来跟我们打了招呼,我们短暂交流,得知他们是从23公里上的,导航架下山,他俩说很佩服我们重装走冬鳌,要跟我们拍视频留影,他说他的手机掉在鳌头了,只能用身边美女的手机拍了,大家互相打气祝福,留了微信,最后各奔东西,挥手告别…


我们继续往前走,又经过老导航架,刻意避开摄像头,下午两点半到达药王庙,短暂休息片刻,拍照留影喝点水就起身赶路了,一路趟雪艰难行进,三点20分到达麦秸岭起点,我无意中发现这里有信号,喊上土豆一起发个拜年朋友圈,顺便报平安!发完??,我拍了好几个视频,拍了些照片,趁着微弱信号还回了些微信和评论,土豆开始催我走,我赶紧收起手机紧跟其后,四点5分我们开始横切麦秸岭,上上下下,路很窄,很多时候都要手脚并用,大概五点40左右切完麦秸岭,天快黑了,这时温度降低,并且起了大雾,我们加快步伐,一刻不停地往前冲,雪很深,很多陷阱,经常一脚踩下去到大腿,艰难爬起来,我们一路找营地找队友…


大概六点10分,我们到了水窝子营地,他们四个刚扎好营,据说比我们早10分钟的样子,我们发现精彩哥和夜半歌声不在,他俩好像是在不远处的另一个地方扎营的,不管那么多了,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温度骤降,风超级大,我和土豆赶紧卸包搭帐篷,手冷得不听使唤,手指头都冻僵了,搭帐篷很不利索,小周见我们搭得费劲,赶紧也过来帮忙,我干脆脱掉手套搭帐篷,任凭手冻得像万针刺手一样,埋头扣住四个角固定,拉风绳打地钉,费了好大劲总算把帐篷搭好了,,小周也赶紧回自己帐篷去了,我们把背包丢进帐篷里,人也赶紧钻进去,在帐篷里缓解了会,风慢慢小了,才出来铲雪化水,准备烧饭烧水,这样一折腾,直到晚上八点半才煮上面条,八点五十才吃上晚饭,其它队友老早就钻进帐篷了,铁镐哥八点左右就开始打鼾啦,吃完晚餐后整理了下,土豆一会听音乐一会看电视,我呢,看看手机照片,整理下东西,很是无聊…


到了晚上十点,我出去方便了下,顺便拍拍夜幕下的帐篷,拍拍星空,拍完赶紧钻进帐篷,准备睡觉,可是怎么都睡不着,想东想西的,土豆也睡不着,他开始放音乐,我不知不觉的睡着了,醒来时凌晨两点多,发现土豆也醒着,聊了会天,他又开始听歌,我说三点钟可以拍银河,他想出去拍,最终没有勇气出去,作罢,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1月26日大年初二,早上六点醒了,有点赖床不想起,大概七点硬着头皮起来了,真的很冷,外面大雾,天刚刚蒙蒙亮,赶紧收睡袋,穿上营地鞋出去装雪过来化雪烧水,七点半煮面条,八点吃上了热腾腾的面条。外面雾依然很大,迟迟没有散去,蚊子说雾太大了,不好走,等雾散些再出发!大家开始在帐篷外聊天,有的拍照,有的整理东西,我看有时间,索性刷了个牙洗了把脸,在冬鳌刷牙洗脸都成了奢侈,时间过得挺快,一会儿就九点了,雾散了些,土豆赶紧叫我收帐篷,装包,说我俩背得重,早拔营早点走,其它几个队友也紧随其后,十点整理完毕(穿鞋子就穿了20分钟),我俩先走一步,进军飞机梁,持续上雪坡,乱石岗,一步一陷阱,好多雪坑,10点55分总算爬上了飞机梁顶上,视野很开阔,这里云海很漂亮,眼前的美景,不由得停下脚步开始拍起来,后面四个队友也都上来了,精彩哥和夜半歌声在爬坡的时候就超越我们走远了,他们也不拍照,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他们,后面几天他俩都在我们前面,跟我们六个人分开了,我们六个在飞机梁顶上拍了大概10多分钟的样子,拿出国旗拍了合影,然后就匆匆赶路了,没走几分钟就看到了鳌太遇难山友纪念碑,这一段相对来说好走,风景也很漂亮,云海翻腾,特别想停下来拍个延时,但时间不允许,没有多作停留,再往前走没多久就开始起了好大的雾,能见度只有几米,这时铁镐哥和小周走在后面,我们开始停下来等他们,因为雾太大了,不能走得太分散,必须走在一起,人到齐后,继续往前走,这时也顾不上拍照了,手机插在挎包外口袋里,没有拉练的那种口袋,一路上上下下,有几处不太好走,要手脚并用又蹦又跳的过大石块,大概12点30分我们到了梁一,我想拍个照留个纪念,一摸发现手机不见了!糟糕????,他们四个已经继续往前走了,铁镐哥就在我后面,我立马放下背包,对铁镐哥说,我手机掉了,我去找一下,你们先走,不用等我,铁镐哥劝我不要回去找了,我说,手机很重要,里面好多视频照片,我后面可能还要靠它导航呢,刚买不久的新手机????,我二话不说一个健步就往回冲了,铁镐哥在后面喊前面的队友等一下,也不知他们听到了没,我越野跑似的一路奔跑找寻手机,大概翻了两三个小山头,一路没有看到手机,我有些失望,嘴里一直在念叨:观世音菩萨保佑我快点找到手机,老天爷保佑!!大概返回到一大半路程时,还是没有手机的踪影,我心想:不找了吧,太危险了,雾太大,温度低,很冷,我没背包,万一出问题,命丢在这划不来,于是我想着不找了,出山以后再走到梁一找一下吧,不管找不找得到,找完就原路返回下山!


于是我没有继续找了,火速返回梁一,返回的半路上,谢天谢地,看到了我的手机,雪已经埋了一大半,看到黑色的亮板,惊喜万分!真是菩萨保佑!返回梁一时是中午12点58分,我看到我的背包孤零零的躺在梁一的雪地里,队友已经走远了,我背起背包,飞奔起来去追队友,大概两点半的时候我在梁二追上了队友,铁镐哥就在我前面,我问他你们等了我多久,他说大概20分钟吧,我心里特别愧疚,由于我的疏忽让大家浪费了20分钟,他还说土豆还准备去找我,小周也说不能丢下云霄一个人,我听了后感动得眼泪要落下来…打算出山后请大家吃大餐的!我们六个人总算又聚在一起了,2点45分,我们在梁二上简单补给,喝水,吃干粮,此时依然是大雾弥漫,吃完又继续赶路,他们背得轻些走得快,我背得重了加上感冒,落后他们5-10分钟的距离,大雾看不见前面的队友,大概5点半到达梁三,我看到蚊子的帐篷已经搭好了,鲤鱼跟蚊子一个帐篷,他俩已经钻进帐篷,土豆,铁镐哥、小周也刚到不久,他们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营地,这个营地太小,最多挤挤只能容纳两三个帐篷,还很紧凑,土豆赶紧往上爬一段坡上去找营地,土豆到了上面赶紧喊我们上去,这时小周在蚊子旁边找了块地方勉强搭上帐篷,这地方是个风口,面积又小又窄,不适合做营地,但是天色已晚没有办法,我、土豆、铁镐到了上面,勉强找到一块斜坡营地,铁镐哥说要不我们三个人今晚就搭一个帐篷随便凑合一晚算了,我随便怎么都行,坐一晚都行,条件恶劣,没办法,我和土豆都说好!他俩用铁锹刨雪修整半天,这时候已经5点55了,温度急降,伴随着妖风,手冻得没有知觉,赶紧搭帐篷,三个人忍着刺骨寒风,手冻得像刀割一样艰难的搭起帐篷,拉风绳打地丁,把靠斜坡那一侧门用雪压住封死,加固!铁镐哥帮我们搭好帐篷又火速跑下去了,说,还是你俩睡一帐篷吧,我去下面跟小周凑合一晚得了,小周是单人帐,两个大男人挤很难受的,后来听说铁镐哥等风小些了,还是出来搭自己的单人帐了,两个单人帐一个双人帐在下面挤得很!


搭好帐篷后,我又冷又疲劳,坐在帐篷里想歇会,真的不想动,不想做饭,温度很低,最少零下二三十度,头发结满了霜,鞋子袜子裤子全冻成了冰坨坨,脱鞋脱袜子艰难,七点半土豆开始烧水煮面了,晚上八点热腾腾的面煮好了,我们吃完收拾了下,就躺下了,今天走得很累,大概十点左右,我们都睡着了,12点多被外面刮的大风吵醒了,听到旁边的土豆在打呼噜,我还无聊的录了音,后面不知啥时又睡着了…


1月27日大年初三,我五点多就醒了,直到六点四十才坐起来,土豆也起来了,外面漆黑一片,很冷,我们裹着睡袋在帐篷里坐着没有出去,土豆开始在帐篷外面烧水煮面,七点多吃好早餐,我们陆续出去拍了点照片,方便了下,8点多开始收拾东西,敲打冻成冰块的登山鞋,每天穿鞋子真是很要命的事,那真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都穿了20分钟,甚至更久????,东摸西摸的,磨蹭到九点半才准备出发,另外四个队友在下面还没收帐篷,我们打算先走一步,背得重没办法,不一会他们就追上来了,我和土豆俩开始进军小树林,据说精彩哥和夜半歌声昨晚应该是在小树林扎营的,他俩总是比我们快大概两小时的路程


我们十点进入小树林,没走多远,我看到雪地里一部oppo手机,心想这是谁的手机丢这里啦,转念一想问问前面的土豆吧,喊上土豆,问他有没有掉手机,他一摸口袋,说是他掉的,物归原主!继续前进!小树林里的雪很深,有的过膝盖,有的到大腿,很难走,一片白茫茫,雾也大,不过真的很漂亮,林子里都是晶莹剔透的雪,穿过树枝的时候,雪花纷纷飘落下来,美极了!我们一路走一路拍,很兴奋,时而弯腰钻过去,时而跪着爬过去,时而滑雪下坡,累并快乐着!这时铁镐哥追上来了,我们三个一起边走边拍边聊天,这一段因为景色很美,我们都不由自主的多贪玩了一会。到了11点50的时候,我们穿出了第一个树林,来到一个开阔的空地,前面上坡又是一个树林,我们在此空地修整下,准备喝点水补充点,土豆在树林里背包罩防潮垫被挂得不成样子,正好在此整理一下,铁镐哥趁机方便去了,这时候,蚊子鲤鱼也都跟上来了,他俩也在此休息补充,小周还在后面没跟上来…


休息片刻,大家继续像第二片树林前进,雪地依然很深很厚,走起来举步维艰,一步一个陷阱,很耗费体能,1点20分,我饿得很,喊铁镐哥和土豆停下来吃午餐,总算停下来了,草草补充了点干粮就继续赶路了,没多久蚊子和鲤鱼又赶上来了,超过了我们三个,铁镐哥和土豆马不停蹄,不怎么拍照,也不怎么休息,我拍了点照和视频就有点落后了,3点10小周追上我了,并很快超过了我,此时又是我一个人了,并且是最后一个,我背得太重,真的好累,除土豆之外,比其它六个人最少重十几二十斤的样子。真的太费体能了!可是我又不想落单,开始全力追赶他们,到了下午四点10左右,我追上了他们三个,此时他们三个正在找营地,我们所处位置应该是金字塔1这一段,从金字塔下来,这里都是横切乱石岗,斜坡雪地,根本找不到合适的营地


这会儿天气不好,大雾,温度慢慢下降,我们抓紧往前找营地,这时也看到蚊子和鲤鱼他俩了,蚊子说,找合适的地方扎营,然后他和鲤鱼先走了,我们紧跟其后,四点50分终于看到塔一上面有一块平地,这里扎营不错,我们赶紧放下背包刨雪修整营地,搭帐篷,这里视野开阔,可以看到塔2塔3,云海都尽收眼底,没有看到蚊子、鲤鱼,估摸着他俩去前面扎营了!我们折腾了好一会,六点多开始做晚饭,晚饭依然是面条????,七点煮好美味的红枣面条,疲惫不堪的我们很快把一锅面条消灭掉了!刚到营地那会看手机无意中发现这里有信号,激动得不行,赶紧微信里报平安,跟群里的铁杆驴友聊天,聊这几天的行程、所见所闻等等,聊到十点多准备睡觉,土豆说睡不着,给他泡了杯青春之泉有助睡眠,又放了歌曲催眠,后来他睡着了,我依然没睡,这一夜他睡得不错,每次我醒来,都能听到他打呼…


1月28日大年初四,早上五点我就醒了,群里有人@我,都是担心我关心我的各种语言,很感动,我宽慰了他们,让大家放心,不要担心我…七点土豆煮了麦片坚果早餐,我烧了开水,我们吃完早餐,拍了下晨曦的美景,放松了下,大概八点多开始整理背包,装包,9点10分左右收好帐篷,这时我的鞋子还没穿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穿进去,铁镐哥和土豆陆续起包出发,土豆跟我说,他要先走了,叫我赶紧收拾跟上,并交代我说,你今天能翻上九层石海就翻过去,翻不过去你就在塔3扎营,他说他今天一定要翻九层石海!我说好的!你先走吧…


我继续使劲穿冻成铁块的鞋子,穿了好久总算穿进去了,鞋带的扣子也被我拉坏了两个,戴上冰爪,雪套已经彻底坏了,松松垮垮没法穿索性不穿了!九点24我准备起包了,看到小周在收帐篷,想帮他等他的,但他说,你先走吧,我很快就好了!然后我就先走了!一直往前走,翻过一个小山坡,在下面一个空地看到了一顶帐篷,这是蚊子的帐篷,他和鲤鱼还没拔营,我怕他们没起床,没敢打扰他们,直接往前走了,翻上塔2,这时候风超级大,还飘着雪子,打在脸上,像刀割一样疼,一路都是乱石,很深的雪地,深一脚浅一脚的,不时的踩进雪坑,艰难爬起,走得很累,超级费体力,大概11点41在爬一个乱石岗的时候,小周追上来了,我给他抓拍了2张照,我们简短交流了几句,走了一段,又帮他抓拍了几张,我看时间已是12点22分,可以吃午饭了,正好我要方便一下,于是跟小周说,我方便一下,你先走哈,等小周走远了,我方便完补充了点水和葡萄干、红枣,看远处山峦叠嶂,绵延起伏,甚是壮观,又多拍了两张,拍了两三个视频,发现手机电量不足了,懒得拿充电宝,小休了下,一番折腾,又落后了????


一个人继续赶路,游走在塔2和塔3之间,不停的切大石块,走雪地,时不时的掉进陷阱,大概一点半的样子,我横切梁3时,因为雪坡有点陡,路窄,雪比较深,一不小心右脚踩进大陷阱,整条右腿踩下去,到大腿根,大腿根扭了下,撕扯到了,疼痛难忍,膝盖也扭伤了,像脱臼了的感觉,特别疼,我心想,这下完了,不知道有没有大问题,还能不能继续走,我好几分钟动弹不得,爬也爬不出来…由于我背着50多斤的重装包,重心不稳,差点整个人滚下右边的雪坡,滚下去就凉凉了,下面深不见底!


最后我只好把重装包小心翼翼的卸到路边,废了老半天好不容易爬起来了,我试着走了走,脚还能走,就是不是很利索了,谢天谢地,无大碍!右脚踩进雪坑那会,一只手套掉下去七八十米的样子,我把背包挪到前面平坦点的地方,打算去捡手套,后面几天没有手套也是要命的,这时,我无意中回头一看,看到蚊子和鲤鱼跟上来了,我给他们让路,把包放下坐了会,想等他们走了去捡手套,怕他们说我????,结果他们也在前面休息吃东西了,我只好下去捡手套,蚊子喊到,你下去干嘛啊,我说手套掉下去了,去捡一下,他说不好捡就别捡了,我说好捡的,我很快上来,于是他们休息好后放心的走了,我大概七八分钟把手套捡上来了,紧跟其后,一直切梁三,翻乱石岗,大概下午三点,终于看到九层石海了,蚊子和鲤鱼已经到了九层石海前面的西源营地,我走了大概十多分钟也到了西源营地,我问还继续爬九层石海吗,蚊子说,在前面树林里找地方扎营,我好开心,终于可以扎营了,刚好腿扭伤了需要休整下,我们三个看到土豆、铁镐哥,小周三人正在翻九层石海,土豆应该是翻到快一半,铁镐哥在土豆后面不远,小周才刚上到第一个平台,蚊子喊了一会,他们都没下来,只是短暂停留犹豫了会,又继续往上爬,我一直在找营地,到了九层石海下面的树林,蚊子和鲤鱼也都过来了,我正准备扎营,他俩也准备扎营,突然他俩又开始商量讨论起来,没一会就对我说,我们还是翻上去吧(翻九层石海),你行不行?我说翻就翻吧。于是我们又起身爬九层石海,这时候已经三点半了,翻到九层石海第一个平台时,我有点力不从心,因为刚才塔3脚扭了,再一看时间下午四点了,考虑到冬天重装翻九层石海差不多要两个小时,翻到顶就六点了,五点半以后扎营很要命的,另一方面,我担心我的脚伤翻到上面出问题,如果崴脚了或踩空了,到时候不上不下,在大石头缝里还扎不了营,再加上鳌太天气变化莫测,到时候万一又来个八级十级大风,那真是凉凉了!


我对蚊子和鲤鱼说,我还是不爬了,我在这里扎营吧,你们翻吧,我脚扭了,不想翻了,我好累,他俩相视一笑,也很无奈,鲤鱼又说,你再往上走走嘛,走到哪是哪,我说我怕翻到一半走不动了,上面没地方扎营啊,这里还凑合能找个平坦的地方扎营。于是他俩继续翻九层石海,我找了个稍微平整的地方搭帐篷了,拉风绳打地丁根本打不进去,雪太深太软,地丁不够长,只好把一侧帐门用雪埋起压着,防止风大吹跑,两根登山杖固定两根风绳,其它地方勉强打上,想找石头压压,却搬不动一块石头,为什么?因为九层石海的石头在雪地里冻死了,不是活动的石头,根本拿不起来????,没办法,凑合一晚吧,真的很担心晚上把我连人带帐篷一起吹到悬崖下,早就了解过九层石海的风,那是相当吓人的,能把人吹跑的那种,一点都不夸张!唉????,我现在是进退两难,看天气应该不至于刮超强大风,我把背包等所有东西全放进帐篷了,一看时间还早,才四点半,拿出手机拍照,发现彻底没电了,拿充电宝充电,发现两块充电宝都没电了,这可如何是好,后面都拍不成照了,然后我准备烧水做饭吃,炉头气罐都连接好了,发现没有打火机,要命了,因为第一晚打火机是坏的,后面几天都是跟土豆搭伙,没有考虑火的问题,我又拿出借的火柴点火,点了七八根都点不上,医院的免费火柴,质量不是很过硬啊????,再加上风很大,没有挡风板,我就挖了个雪坑,再继续点,总算点着了一根,然后烧了水,泡了杯奶昔喝,没有做别的吃,喝完奶昔没多久我就躺下了,一直睡不着,就想事情,风越来越大,刮得帐篷打得沙沙响,蛮吓人!我想着如果半夜真的连人带帐篷吹跑了,我就赶紧抓着石头,抱着石头,天慢慢黑了,又开始胡思乱想,看了很多帖子,鳌太这条线死了不少驴友,晚上会不会有那啥,万一那啥突然出现在我帐篷里或帐篷外…管它呢,怕什么!要人一个,要命一条!豁出去了!不想了,赶紧睡吧,大概十点了出去方便了下,回来就睡了,半夜醒了几次,风很大,总担心被吹跑,一夜没睡好…


1月29日 大年初五,早上很早就醒来,一直等到天亮,本想早点起床拔营去追他们的,想赶在他们拔营前就爬上九层石海,到达东源营地跟他们汇合,我猜想他们应该在东源营地,可是真的太冷了,在冬鳌的每天早上都是起床困难户,帐篷内外全是冰,睡袋上面也是冰,我还在睡袋上面盖了一层救生毯也没啥用,磨蹭到七点多起床,烧水泡了奶昔喝,罐好热水,准备换衣服收拾收拾拔营了,一看天气还不错,不过风越来越大,我装好背包,最后收帐篷,收得很费劲,稍不留意外账内账分分钟吹跑,我只好收完外账压在背包下面,再收内帐,轮换着用重物压着,折腾了好一会,这时候陆续来了三个重装大神,他们是当地的驴友,短暂交流,他们问我走几天,我说走七天,今天第五天,他们说他们计划六天,今天第四天,真是牛啊,他们问我怎么一个人,我说其它队友先走了,他们嘱咐我注意安全!然后他们继续走了,我还没装好包[捂脸][捂脸],当时很着急,想着手机没电了,也没轨迹,跟上他们也好啊,我大概又整了20分钟的包,穿了十几分钟的鞋子(鞋子冻成石块很难穿),收拾完毕后起包跟上去,他们第一个已经爬了一半了,最后一个也距离我有半小时的爬升[捂脸],今天爬九层石海比昨天下午难受多了,今天风好大,而且是白毛风,下着雪子,打在脸上,又是像刀割一样,好几次跨石头时差点被吹倒,重心不太稳,偶尔躲到大石头后面避避风,爬到一半时,我回头看看爬过的石海,突然看到下面第二个平台那里有一顶帐篷,是蚊子和鲤鱼俩昨晚也没爬上去,半山腰扎营了,这会还没拔营,我一看时间快十点了,看他们还没拔营,心里轻松了些,还好我不是最后一个,等我爬上九层石海,一看表,已经快十一点了,我大概花了一小时40分钟爬完九层石海…


( 本文作者 : 云霄女侠 ) 123下一页
队友介绍(八人组成的冬鳌队): 1、蚊子:户外俱乐部领队,走过好多线,去过很多地方,最少走过三次夏鳌,听说很厉害! 2、鲤鱼:户外俱乐部领队,也是走过很多户外线路,走过一次夏鳌,据说也是很厉害的大神! 3、......
终于越到后面路越来越明显了,一路上看到了不少玛尼堆,还有红箭头,我沿着红箭头玛尼堆走,省事了不少,中途又看到右侧方山坳里一公里的远处有个木房子,以为是大爷海,想下去,但是转念一想,万一看错了不是呢,爬上来又得两三个小时,那真是要命啊,其实我是怕我走过了,走到拔仙台去了,因为我迫切的想到大爷海啊,......
是的,应该多备点点火的装备,我后面没有队友了啊,我等谁啊,我万仙阵就是最后一个了,万仙阵来了妖风大雾,又迷惑了我出现幻觉,就迷路了…

发表于:2020-3-15 23:14


体能超级强悍 其实你只要在大爷海再多休息一天就可以等到后面的驴友一起出山了 这个没有电 没有火确实太不应该了 像你这样的大神这些救命的东西还是一定不能马虎的 你后面的驴友做的就非常到位
他们三个大神已经不见踪影,我拼命追都追不上[捂脸],因为九层石海过后一路基本平坦,下坡,爬升不大,速度可以很快,穿过一片很长的弯弯扭扭的林子,出了林子我以为快到大爷海了,谁知过了一片空地,又进入一片林子,开始爬升,很费体能,感觉爬了好久都爬不到顶,我有些饿了渴了,不得不停下来喝水吃东西,喝了水吃......

体能超级强悍 其实你只要在大爷海再多休息一天就可以等到后面的驴友一起出山了 这个没有电 没有火确实太不应该了 像你这样的大神这些救命的东西还是一定不能马虎的 你后面的驴友做的就非常到位

发表于:2020-3-15 22:38


极端户外环境下,火就是命,户外取火的方式至少准备两种以上才靠谱。顺利出来了,祝福你!不愧为女侠一枚!

上一篇:2019年55天徒步川藏北线_户外
下一篇:没有了